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与星对话

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

 
 
 

日志

 
 

陕川之旅(四)——秦岭之行  

2006-10-19 14:58:59|  分类: 旅途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开法门寺,便踏上了前往秦岭主峰太白山的路。秦岭全长1600多公里,是我国南北自然地理条件的天然分界线,也是长江、黄河两大水系的分水岭。它的北部是黄河最大支流――渭河,南部是长江最大支流汉江。几千年来,秦岭虽历遭人为与天然破坏,但依然保持着苍翠的容颜和勃勃生机,庇护着人类和各种动植物。我曾三次穿秦岭而过,着实领略了它的巍峨与险峻,也让我深深爱上这座神奇而又灵性的山脉。

 对秦岭的初识是在96年7月,那是在由西安去往湖北宜昌的路上。为节省赶路时间,我们的面包车走上了领队从地图上找来的一条所谓“新道”。车行一段后才发现原来是条刚修的山间石子小道,仅一车宽,坑坑洼洼,颠得厉害,同事皆提议退出小路改走国道,领队却坚持自己的意见,好在司机胆大技高,车颠波着但稳稳地盘旋在山道上。山里的风景很美,车的左边是郁郁葱葱的万丈深渊,谷底的一面池水闪着幽光。车的右侧是嶙峋石壁,突兀、狰狞,时而有一小挂瀑布顺壁而下,溅起的水珠在阳光下划着道道金光不知飞向何处。可我无心观赏,默默地祈祷千万别遇上迎面而来的车辆,也盼着能尽早结束这多少让我有些恐惧的行程。三个多小时后,在一弯道处我们的车还是与一辆农用车相遇,刚巧路边有个临时工棚(这也是一路上见到的唯一的一个工棚),两车得以相错,不然恐怕真要在山里待上几日了。出山后大家都抱怨领队冒然的决定,我也在心里默默地感谢秦岭的怜顾与相助。几年过去了,每当想起那次秦岭之行,还是甚感后怕,但葱郁险峻的山林,碧绿幽静的池水和叮咚雀跃的山泉,也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第二次穿越秦岭与第一次相隔九年。在甘肃天水办完事,我决定去汉中看看。从天水到汉中有两条路,或是坐火车在宝鸡倒车去汉中,或是在天水坐直达汉中的汽车。我嫌倒车麻烦,选择了汽车。一大早五点半赶到天水汽车站,天还漆黑一片,大门紧闭,一只昏暗的灯泡在风中摇晃着。门口蹲着三个魁梧男人,在他们的身后是忽长忽短的身影。早秋西北的清晨有些寒意,出门时带的衣服少,我把睡衣也裹在了身上,可浑身还是不知是因冷还是因害怕打着颤。东方微露晨曦,车站的大门终于在期盼中打开了,找到了那辆开往汉中的客车,急急跳上,车厢里除了我只有两个司机,我把自己安顿在司机后面的座位上,便紧缩起身子,带着对行程的未知睡去了。。。。

不知何时,我被从窗缝中挤进的冷风吹醒,汽车已驶入群山之中。抬眼远望,山体如一个个窝头相互粘连一起,在晨雾中若隐若现。据记载,秦岭南北宽数十公里至二三百公里,起于甘肃的天水,面积广大。甘肃段的秦岭山势不高,坡度不大,大部分山坡被当地农民开垦成梯田,即将成熟的庄稼在风中轻吟、舞蹈,传递着丰收的讯息,也把山染成黄绿色,别有一番景致。

为了多带客,汽车慢吞吞地爬行在山路上,没吃早饭的我怕被扔在半道,不敢随意下车,看着车上的同行者津津有味地咬着烧饼,我咽着唾沫,靠着一瓶冰红茶对付着肚子的抗议。那流动的美景也无法再引起我的注意,闭上眼期盼进入梦乡后能减轻那份恼人的饥饿。

下午一点多,汽车终于在甘肃与陕西省的交界处徽县稍事停留。一碗汤面过后(第一次听说臊子面),浑身暖和起来,顿觉气力倍增,那面是我吃过的最可口的面条了。过了徽县便进入陕西地界,山势顿时陡峭起来,汽车穿行于山谷之中,四面的崖壁挡住了远望的视线,只能抬眼上望。山脊呈齿状,奇峰对峙,重峦叠嶂。植被丰茂,因雨水滋润,鲜翠满目,生机勃勃。不知何时湍急的汉江出现在面前,朵朵雪白的小浪花在江中盛开,甚是好看。连日的阴雨,山体变得松软,时常有碎石滚落,阻断公路,也有不少路段塌方,汽车时不时要从江中临时便道(用碎石堆出的路)上“游过”。因身陷大山,手机也常处于无信号状态(联通信号远不如移动的好),甚至出现了一次半小时左右的系统紊乱现象(钟点不对,应该是下午三贒点,手机却显示上午十点。)。在担心和焦虑中,汽车依旧不紧不慢前行,汉江两边的险峻山景吸引着我的目光,不由得又想起初识秦岭的那段有惊无险的经历,期盼此行能够顺利到达。可就在离汉中还有一小时车程时,汽车突然嘎然而止,前方传来消息,路被山崖上滚下的巨石阻断,最快也要到第二天才能通车。人群开始骚贒动,我也一下跌入谷底,难道要在山里过夜?手机还是没有信号,无法与叔叔联系。我感觉自己一下跌入冰窟,多少希望此时身边有一个坚强的依靠,我感觉自己的弱小与无助,泪水不禁盈满双眼。“不能硬等,一定要想办法到汉中!”短暂的绝望后,我打定主意,扔掉一些物品(其中有我最爱吃的天水桃子),轻装下车,奔向出事地点。

几大块巨石已把路堵得个严严实实,没留一丝缝隙,碎土散落一地,人们分聚在巨石两边,向对方张望,不知所措。我小心爬上巨石,跃过“封贒锁”,来到了塌方的另一端,找到一位小巴车主,劝说他退款给车上要去留坝的乘客,掉转车头,带上要回汉中的乘客。可能是由于对问题的理解有差别,或是语言沟通有问题,车主只接受我一半的意见,即与塌方另端有相同载客数量的小巴车主对换乘客,这样我就无法搭上这辆小巴在天黑之前到达汉中,因而可能不得不回到留坝或是在车上过夜,这无论如何都是我不愿看到的结果。不得已我采取了无赖的举动,坐在车上不管车主和周围人怎么说就是不下车(无奈啊)。后由于两车主对退票款意见不一致,对换乘客协议最终没有达成,车主采纳了我的意见,给车上去留坝的乘客退款后,捎上去汉中的乘客第一时间离开了塌方现场,驶向汉中。

 看着车窗外迅速后移着的风景,我的眼泪悄然滑下,心中涌起不知是喜悦还是伤感的滋味,好在叔叔一家陪我在天台山小住的几日,弥补了一路上所受的委屈,也让我对秦岭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而深深爱上了它。

 天台山位于汉中境内,属于秦岭山脉,汉中人称之为天台山,可我在地图上看到的天台山却在宝基附近,不管它用的是何名,对我都不重要,关键是那山给我的感觉,让我回来后总是忘不了。山不很高,究竟多少千米我没考证。天台山离汉中市区不远,从市中心坐公交车到那儿也就半个小时。到山脚时天已傍晚,因已是初秋,又下着小雨,感觉特别冷。透过被雨水打湿变得模糊的窗,我细细端详着这座山。山虽不高,但挺拔、俊秀,植被非常茂囘盛,在一片雾雨中,颇显江南女子的柔美。天台山属囯囘家级森林保护区,还没好好开发,来这里的人也不多。上山的路也只是为方便采矿而修建的,坑坑洼洼崎岖不平,车如袋鼠般在山道上蹦跳着,司机直后悔送我们上山。连曰的阴雨,山体变得格外的稣松,常有塌方的石头挡住前行的路,担心司机把我们扔在半道上,一路上我们都“主动热情”地囘下车帮着搬开那些拦路石,可我的心情并未因此受到丝毫影响,在兴囘奋中想象着目的地那木屋的样子,想象着天晴后站在山顶遥望远山的感觉。

车子在司机的叹气声中“蹦达”了近一个小时,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林海山庄”。山庄位于半山腰,进门(其实无门)是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停车场,被松树、柳树、竹林、玉兰树、桃树环抱着,一座飘着彩旗空空如也的两层小楼座落在停车场的右侧,左侧是饭店、商场。饭店后面的树林里有一个小型动物园,听说以前有狗熊、锦鸡、猴子、狼、野猪,现在只剩猴子一家四口了,独占着五居室,看见我们来了,着实兴奋了一番。再往里走便看见十几座小木屋,三五成群地散落在林间,木屋有两间一座的,也有三间一座的,都被漆成了红色,屋顶是人字型,有回廊,在树丛间若隐若现。可能是临近秋天,又是阴雨绵绵,已有段时日无人入住,山庄显得格外的清静,甚至有些萧索,但还是依稀能看出它曾经红火的场面。

林间分布着几处红色的小木楼,房间不大,设施也十分简单,两张床,铺着薄且湿漉漉的被褥,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没有盥洗室。一切虽然简陋些,但依旧感觉温馨。木屋的前后有柳树、桃树、栗子树、核桃树、松树,还有一些叫不上名来的树,木屋就掩印在这些树丛中。一些树枝斜依窗楹,似欲入室做客。我围着木屋转了好几圈,着实喜欢它的精巧,仿佛自己成了童话世界里的白雪公主。

夜晚的山显得有些鬼魅,雨打在树叶上嘀嗒作响,树枝在风的吹动下轻扣着窗户,我喜欢这声音,感觉是大山的低吟,略带哀怨。我不懂它为何如此伤感,大山的神密着实让我着迷,在床上反来覆去睡不着,为终于能象古代诗人那般遁入山林,实现居士梦而兴奋和满足,迷迷糊糊地也不知何时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九点多了,日光早已从帘缝中挤进了我的木屋,我懒懒地望着窗外被风摇曳着的树枝,听着雀儿那欢快的歌声,闻着那山林发出的阵阵清香和木屋的带着潮气的霉味,醉在床上。。。

天台阁是座位于半山的八角亭,亭子分上下二层,砖石结构,亭顶是红色的,被雾笼着,远望如飘在海上的红蘑菇,孤立山间。沿着小径穿过密林,大约十分钟就到了天台阁了。从亭中向远处望去,群山被浓雾遮蔽,不见了踪影,那雾填满了沟壑,成了望不到边的雾海。海面波涛涌动,海与天连成一体,气势宏观,我们也被裹进了那雾海中。雾如游丝般在我们四周慢慢袅动、攀缠,亲吻着我们的脸、手,热情地在我们的睫毛、鬓角边挂上粒粒晶莹的玉珠。坐在亭间,仿佛驾舟航行在大海上,有豁然开朗,超凡脱俗,飘然成仙的感觉。我想那些文人墨客留恋大山可能也与这雾海能洗刷心尘有关吧。

山中的天气说变就变,一会儿那雾不知被什么吸走了,露出了彤红的太阳、碧蓝如洗的天空,连绵青翠的山恋和蜿蜒绕山的玉带——汉江。被雾气滋润后的群岭在太阳的抚摸下显得格外的青亮,墨绿的青松、浅绿的杨柳及深浅不一的绿叶与在其间翩翩起舞的花蝶,构成了一幅幅淡雅的水墨画,让人心驰神怡,我突然感悟了陶渊明采菊东篱,醉归南山的那份悠然和写意。。。。

在山上住的那几天,每日都跑上那亭阁,感受山的拥抱,风的轻抚,倾听树的吟唱,心如滤过的新醅,带着清醉,渗进了这宁静而迷人的山中。时而觉得整个人印入了那石那草那树中,与山之灵地之气融为一体,忘了尘间的喧嚣,忘了时间。时而又幻化成了那展翅的鹰,翱翔在这山间谷底。。。山没少去,西安的华山、河南的嵩山、湖南的衡山、安徽的黄山。。。可大多是晴蜒点水,匆匆上匆匆下,很少如这次静居山间,真切地去感悟山,感悟它的变幻,它的深邃。大山的坚毅、宁静、柔美和甘于寂寞的性格深深地打动着我,我被牵引着,把我的心和灵魂毫无保留地交给天台山——我的家。

2006.10.6(2006.10.19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