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与星对话

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

 
 
 

日志

 
 

不自由,毋宁死  

2009-12-06 12:37:04|  分类: 心语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小时候家里曾飞进一只麻雀,兴奋不已的我,又是关窗又是关门,围追堵截这只倒霉的闯入者。惊恐万状的小东西试图突破包围,最后还是被俘获了。小东西在手心里拼命挣扎,左右摆动着小脑袋,黑亮黑亮的圆眼睛里透着不可侵犯的神情。带着胜利的喜悦和对它的爱怜,将它安置在了床头柜上,这样只要一抬眼就能看见它。小不点在桌上不安地来回跳跃着,想挣脱系在腿上的细绳。一次次的努力,一次次的失败。我拿来水和米,让它在手心里吃食,努力培养与它的亲昵关系。麻雀紧闭双眼睛和嘴,猜想可能是对环境的陌生,不敢进食,于是放它和食物在桌上,自己躲在门外偷偷地观察。小家伙瑟瑟发抖,依旧闭着眼不向食物张望,更听不到一声啼鸣。一天过去了,到了晚上,已经很虚弱的麻雀蜷缩一团,仍然不吃不喝。舍不得放它走,希望经过一晚的思考,它能改变主意接受我。第二天一早醒来,它已经奄奄一息息,晚上下课回家时,小麻雀永远地睡着了。我不懂,这么弱小的生命何以有如此大的力量,抗拒食物的诱惑,甚至不在意生死。

   麻雀娇小活泼,主动与人类作伴,但从不亲昵人类。它们没有漂亮的羽毛和婉转的歌喉,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功能,在我们的生活中,它无处不在,非常普通,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在中外文艺作品中很难找到它们的身影。甚至还被人类一度列为四害之一,进行专杀,险遭灭顶。然而这些不屈的小东西,终于顽强地活了下来,向人类证明自己的勇敢。俄国作家屠格涅夫在他的短篇小说《麻雀》中这样描述:“一只黑胸脯的老麻雀像块石头一样一飞而下,落在狗鼻子尖的前面。全身羽毛竖起,完全变了形状,绝望又可怜地尖叫着,一连两次扑向那牙齿锐利的、张大嘴的狗。。。。。我对那只小小的、英雄般的鸟儿,对它的爱的冲动肃然起敬。”

  众多鸟兽屈服于人类的威逼利诱,先后成为人类的附庸。以优雅高洁著称的白鹤,泛漾于青柳碧湖之上,摆着各种姿势,供游人观赏;威猛彪悍的狮虎安于被饲养的命运,懒散地在囹圄中晒着太阳;桀骜不驯的苍鹰,难敌“熬鹰”关,成了带翅膀的“猎犬”;有着美丽羽毛的鹦鹉,为免受觅食辛苦,心甘情愿地做起了“门童”;善于学舌的八哥,更是忘却自身,流利地说着自己都听不懂的人语,讨主人欢心;最可怜的要数渔鹰,露宿船头,终年为主人辛苦“打渔”,只为每天工作之余能获得一条小鱼活命,成了名符其实的“打渔船”。。。。

  只有麻雀依存于人类,却不屈服于人类。它们并不因为没有美丽的羽毛而猥琐,也不因为没有动听的歌喉而附炎。在失去自由的那刻,它们就选择了尊严和死亡。“与其苟且偷生,毋宁高贵赴死”。它们抗拒征服,为的是能够自由地飞翔于碧蓝的天空,能够自由地雀跃于广袤的田野。

巴德里克亨利曾说“不自由,毋宁死”,这不正是“麻雀精神”的充分体现吗!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