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与星对话

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

 
 
 

日志

 
 

高原反应  

2009-08-06 16:53:41|  分类: 旅途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藏回来半月有余,留刻在记忆深处的除了清纯美丽的高原风光、古朴神秘的藏传佛教,还有令人难以适应的高原反应。没去西藏前,对高原反应有所耳闻,却没想到它对于习惯平原生活的人会产生如此剧烈的影响。幸水姐去年去过西藏,当时只顾欣赏她拍摄的美景,没留意问问高原反应的具体症状。临行前她详细交待了必带的药物,可还是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飞机落在拉萨贡嘎机场,怀揣着对雪域风光的向往和对高原反应的警觉与好奇,步出舷舱。天空清蓝,白云婀娜,呼吸顺畅,于是乎,西藏之行的信心大增。中午抵达宾馆,按照导游交待,略作休整后,带着兴奋的心情拉开了西藏之旅的幕帷。然而这种怡然雀跃的心情并未持续多久,高原反应便初见端睨。同伴中先后出现气喘胸闷、恶心呕吐、肠胃痉挛等症状。而我也在晚餐时感觉到头部强烈的跳痛,且一阵紧似一阵,好象要冲破两边的太阳穴,脑袋发胀欲裂。这痛一会儿在头的左半边,一会儿又跳到右半边;一会儿在头顶,一会儿在后脑勺。一旦身体遇有震动,跳痛立刻变成一根根钢针,直刺整个头部。高原反应在我们到达西藏的第一天便来了个下马威。

晚上严遵导游交待的不要洗澡的注意事项(进藏第一天一般不洗澡,以防着凉感冒和耗费体力),早早上床休息。已是晚上八点半了,可拉萨的天空还是一片灿烂。日盼夜盼的美景就在眼前,却没有了观赏的兴致。躺在床上,紧闭双眼希冀能尽快进入梦乡,以缓解头痛的折磨。倦意不时地扣敲着梦乡的大门,可是头痛却坚守在大门之外,丝毫没有让睡梦开始的意思。天渐渐黑了,夜也渐渐深了,氧气含量只占平原百分之六十五的拉萨空气使头痛愈发严重起来,一向生病不爱吃药的我不得不救助药物的帮助。摸黑找出曾不屑一用的“高原宁”塞进嘴里两颗,希望可以小睡一会儿。然而松软的沙发床似乎成了搓衣板,硌得浑身不舒服。翻身、蹬被,翻身、盖被;一会儿仰睡,一会儿侧睡;一会儿趴着,一会坐起。不停地折腾,一宿下来也没能找到让自己舒服的卧姿。这才是入藏的第一天,还有整整十天,还有五千多米的珠峰大本营要去,能坚持得下来吗?受这样的罪来看风景值得吗?难以名状的痛苦终于让我对西藏之行的价值萌生出一丝疑惑。

第二天去林芝,那儿的海拔较拉萨地区略低,但途中要翻越五千米的米拉山口。这是西藏之行遇到的第一个五千米高度。五千米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它对身体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严重的身体不适和沉重的心理负担,一路上大家都缄口无语。好在有高原奇特风光的抚慰,头痛的感觉似乎也减轻一些,加之一夜未眠的极度困倦,昏昏沉沉中跃上了米拉山口。山顶的风很大,气温也很低。刚才缓解的头痛又剧烈起来,两条腿象灌了铅一般的沉重,呼吸局促了许多。草草地扫了几眼风光,按了几下快门,匆匆返回车上,希望汽车一下飞到林芝,可以畅快地呼吸氧气含量达百分之八十的林芝空气。林芝真不愧是西藏的小江南,青山绿水,树木繁茂,这一夜沉沉睡去。

已是入藏的第三天了,早上六点起床时繁星点点,神清气爽,一切不适烟消云散。按导游意思,只要熬过四十八小时的适应期一切就OK了,大家欢欣鼓舞。然而下午当汽车盘山驶入五千米高度的鲁朗林海时,剧烈的头痛再次袭来,直到傍晚回到住处时,才稍有好转。

以后几日头痛时有发生,但已不似头两天那般剧烈,时间也不很长。但走路时依旧不能疾行,更不能跑步或做重体力劳动,失眠和双腿浮肿的症状一直持续到回来才消失。这就是高原反应,不知什么时候它就光临了,也不知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有的人入藏头两天或许并无感觉,但过些时日,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症状。最常见的就是头痛、恶心、失眠、因干燥嘴唇干裂鼻孔积血,还有的气短、浮肿。最好的办法是在进藏之前就开始服用“红景天”一类的防高原反应的保健药,并带些止痛片,在头痛严重时服用。在高原,鼻子的作用是无可替代的,一定要全方位地加强对鼻子的保护,千万不能感冒,少了鼻子帮你呼吸,窒息随时发生。因此,防止感冒是进藏旅游注意事项中最为重要的事项,而感冒药也是进藏必带的药品,只要稍感不适,立即提前早晚服用预防。在西藏的十天里,吃得最多的就是感冒药和“红景天”,还吃过两片止痛片。我们的车上备有氧气瓶,但导游建议除非迫不得已,尽量不要使用,以防止对氧气产生依赖性。

高原反应的难忍期一般在两三天左右,离开西藏时已基本适应,“红景天”也被理所当然地扔还给了导游。火车徐徐启动,心中居然多了一份不舍。满以为全然适应了高原反应,不曾想半夜被一阵阵剧烈的耳痛惊醒,下铺的同伴还在聊天,可我一句也听不清,那声音仿佛离我很远很远。列车员说从高原下来,有些人会有耳痛、短暂失聪的现象,属于正常反应。到家时,身体已无任何不适,但常出现丢东拉西的现象,打听同行的人,也有几人有类似情况,一周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西藏美景令人目不暇接,那种清纯的感觉在其他地方很难找到。同样,高原反应也着实让我领教了厉害。它不仅挑战着我们的体质,更是挑战着我们的毅志。不过换个角度想,雪域高原或许正是有了“高原反应”的护卫,这个人间仙境,才得以保存至今而鲜遭污染和破坏。

 

  

  评论这张
 
阅读(35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