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与星对话

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

 
 
 

日志

 
 

清朝(1)—— 重新认识  

2016-05-17 14:19:36|  分类: 读书笔记之中国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清史前,对清朝(1644——1911)的认识一直停留在上学那儿教科书描述的几组词汇中:“封建愚昧”、“闭关锁国”、“腐败落后”、“卑躬屈膝”、“割地赔款,丧权辱国”。于是,清朝子民脑后的那条长辫就成了愚昧的标志,而清朝也几乎成了腐朽的代名词。到了清末民初,能否割掉那条有着近三百年历史的辫子,也成了是否革命的象征。


但是,戴逸主编,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清通鉴》,却让我看到了:

一个统治中国近三百年,而它的十二任皇帝中的十一任(最后一任宣统因年幼,由其父监国摄政)都很勤政爱民的清朝;

一个曾经辉煌强大,拥有的康乾盛世,其繁荣程度都远远超过前代的清朝;

(——摘自代平国的新浪博客《清朝由盛转衰的转折点》:“经合组织OECD发展中心1996年的一份研究报告,1820年时,中国GDP 占世界总量的28.7 %(与现在美国占世界的比重相当),人口占世界总数的35.5 %(美)A ·麦迪森《世界经济二百年回顾》,改革出版社1997年版,第11页)。”);

一个曾经英勇善战,收服漠南蒙古、平定三藩和准噶尔,收复台湾,使得中国疆域得到真正确定的清朝;

(——参看谭其骧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清朝(一)清朝(二)

一个恩威并施,把满族、蒙古族、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整合在一起,使得统一的56个民族国家最终形成的清朝;

(——1653年顺治皇帝颁发金册金印,敕封五世达@赖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但喇达@@嘛”;1713年康熙帝颁发金册金印,敕封五世班禅为“班禅额尔德尼”。此后,历世达@赖、班禅都必须经过中央政府册封遂成定制,从而也确定了清朝在西藏的主权关系。)

一个奢靡腐化,贪污贿赂盛行,军事懈怠,武备废弛,内部矛盾激化,面对风起云涌的起义、起事、罢工,疲于应付的清朝;

一个骄傲自大,闭关自守,科技落后,面临列强入侵,屡战屡败,挣扎自救,却无能为力的清朝;

一个政治腐败,又拒绝改革,在一片要求“共和”的呐喊中走向覆亡不归路的清朝。


2016年2月14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有一篇戴逸专访,题目是《历史学家戴逸:一个盛世的到来必定要有反贪腐作为先导》。其中记者与戴老之间有一段关于清朝的对话,可以帮助我们对清朝有一个大概的认识。摘录如下:

问:清朝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您曾经用兴、盛、衰、亡四个字来概括这段近三百年的历史。这段历史对后世有何殷鉴?

戴逸:清朝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且灭亡至今仅有百余年,离我们时间最近,对现实生活影响很大。清朝创造了辉煌功绩,形成了一个凝聚力极强的民族大家庭和繁荣昌盛的经济文化,但同时它在全球一体化浪潮中以及殖民主义入侵之下,在应对外来入侵时,屡战屡败,从辉煌的顶峰一下跌入万丈深渊,变成了半殖民地。强烈的历史落差使得后世的中国人刻骨铭心,他们毕生投入到拯救中华、复兴中华的斗争中,努力打造和再造一个强大的国家。因此,清朝历史的内容重要、丰富、复杂,并且激动人心。

三百年的清朝历史,我用兴、盛、衰、亡四个字来概括。

“兴”是指努尔哈赤起兵,中经皇太极经营、顺治入关,直至康熙平定三藩和收复台湾,这段历史奠定了清朝的基业。17世纪刚刚形成的满族,弥漫着一种奋发、上进的精神,这是它不断取得胜利的一个主要原因。这种精神表现在英勇善战,表现在它有严密的组织纪律,善于学习周围各个民族的一些长处。

“盛”是指康熙收复台湾后,战略中心转移到北方和西北,抗击俄国,平定准噶尔,造就了一个新的更大的统一,同时又恢复发展国内的经济,到乾隆时代达到鼎盛。这是我们18世纪主要的历史,为今天中国这样的局面作出了铺垫。

“衰”指的是从嘉庆、道光、咸丰,一直到同治初年,从盛转衰。在此期间,国内外的斗争非常尖锐,一方面是农民起义时间之长、规模之大,在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另一方面是外国的入侵,即两次鸦片战争,改变了中国正常的历史进程。让我感触很深的一点就是,在这个阶段,衰落的时候,它挣扎、自救,力图挽救危机,但屡次丧失时机,终未成功。时机,一去不复返。丧失时机,是最大的失败!

最后是“亡”,指从同治三年一直到清亡,清朝经历戊戌变法失败,八国联军入侵,最后众叛亲离,孙中山振臂一呼,推翻了清朝,跨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这段历史,其前期在发展经济文化、巩固国家统一、加强民族团结等方面有重大功绩,其政策措施,多可借鉴;中叶以后,内外矛盾尖锐,实行闭关锁国,拒绝进行改革,政治日益腐败,其失误和教训,实足发人深省。


清朝三百年历史,正像戴老所说,因为距离我们现在才百余年,且“从辉煌的顶峰一下跌入万丈深渊,变成了半殖民地。强烈的历史落差使得后世的中国人刻骨铭心”,因而也有很多方面值得研究和借鉴。国内外不少历史专家从不同的视角,不同的领域,或纵向从文化传承方面,或横向从国与国的对比方面,分析、论述清朝由盛转衰最终灭亡的原因,其中比较有影响的,除了清史研究所所长、中国人民大学戴逸教授外,还比如美国历史学家、汉学家费正清。他致力于中国问题研究长达50年,绝大部分著作都是论述中国问题的。关于清朝方面的著作有:《剑桥晚清史(1800—1911)》第一部、《剑桥晚清史(1800—1911)》第二部、《清代的政府:三项研究》、《清季史料入门》、《中国和日本》等,他用外国人的眼睛看中国,对我们客观、全面地了解清朝历史发展、变革,有很大的裨益。

转录一段,以飨大家(摘自——活日知录的新浪博客): 

前清与晚清,几乎可以看作两个政治主导完全不同的朝代,因此汉民族主义者,包括孙中山 在内,将满清视为阻挠中国现代化的势力,是不客观的。满清也是中国人,他们也不希望中国落后,这条千真万确;满清的确希望保持满蒙在政治和军事上的主导, 但是即便在前清,也一直没有干预汉儒官僚对中原经济文化制度的主导,自晚清始,连政治和军事的主导权,也交给了曾国藩,李鸿章和左宗棠等为代表汉族官僚。 这就是晚清与前清最根本的不同。前清是满蒙与汉儒官僚的结合,后者是的满蒙君主接近于“君主立宪”的地位,实际权力掌握在汉儒官僚手上。

首先要明白,清朝政治体制,是汉满二元体制。前清是满蒙承包了军事,同时带入了满洲和蒙古西藏,还有后来从准葛尔夺来的新疆作为嫁妆的少数党(族裔)政治集团主导的中原皇朝;中原政治由汉儒官僚内阁和传统的科举统治,后者与明朝制度,几乎一模一样。晚清则是汉儒官僚取得了政治主导权,但是出于对今天称为“领土完整”的意识,保留了满蒙君主,也就保留了满蒙领土留在中国,也保留了汉族向这些地区渗透透的机会。晚清的新疆,是汉族左宗棠重新征服的,并迁之以汉族 殖民,因此已经属于汉族政治主导地区,后来就没有闹独立。

传统晚清历史教材,将慈禧太后视为“反动保守”,非也非也。清朝汉满二元政治, 反映在满蒙集团内部,也就有了“亲汉派”和“满族主导派”的路线之争。慈禧亲汉派,被慈禧镇压的顾命八大臣肃顺等,则是“满导派”。倒不是说慈禧特喜欢或 放心李鸿章这些官僚,慈禧镇压八大臣后,也曾经按照八大臣的路线,试图重振满蒙军事力量,以回复前清的“满蒙主导军事,再主导政治”的老祖宗模式。僧格林 泌的蒙古新军也是亲军,就是其中的典范。可惜僧格林泌勇则勇矣,打仗就不太中用。非但不能在镇压太平天国的比赛中上场,然后在八里桥,三万骑兵给英法联 军,打剩下七名壮丁,最后在追击流窜的捻军民兵时,居然全军覆没。本来军费倾斜上得天独厚的僧格林泌部的覆灭,也宣告了满导派败灭。

只要 回到清朝是满汉二元体制的认知上,晚清政治史就要大幅度改写。百日维新就远不是什么“光绪集团卧薪尝胆”,而是郁闷了三十多年的满蒙贵族路线,因为李鸿章 代表的汉儒集团在甲午战争中一败涂地,而额手相庆“轮到俺们上课鸟”,——战前,这些满蒙贵族,则是“主战的爱国的清流”。慈禧颠覆了百日维新,固然有避免自已成为“亲汉派罪过的替罪羊”的念头,但是客观上的确保持了汉儒官僚继续上岗的资格,又何偿不是慈禧对汉族官僚集团势力的妥协?慈禧与上一次一样,照 样在镇压了(满蒙主导的)维新派后,重回中间路线。先是向满蒙爱国路线倾斜,上次是找僧格林泌出场,这次没有了蒙古新军,就让义和团的大师兄充数。相同之 处,是又搞砸了,结果自然又是李鸿章收拾残局。

李鸿章在庚子时变中组织了“东南互保”后,如果不是基于太平天国以后同样的“中国领土完 整”的观念,早就可以象孙中山号召的那样“汉族中国独立”了,但是基于同样的考虑,李鸿章宁愿承受庚子赔款,也愿意继续奉爱新觉罗为君。清朝随后的政治改 革,也较光绪百日维新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包括1905年废除了科举制度。清朝的结束,与孙中山闹的革命,几乎没有关系,也与清朝的政治改革关系不大。 真正的原因恐怕是,慈禧死后,没有出现撮合汉蒙二元政治的再一个中间人。继任的满清君主及其摄政王,没有重视汉满的合作,只想着通过表面上的宪改,作为控 制汉族官僚集团的工具;同时科举的废除,让中国基层的儒生,不再支持清朝皇统。两个因素夹攻,清朝就不可避免地结束了。

 

戴老说:“现在和未来,都是过去的继续延伸,历史的因,铸成现实的果。现实的一切,或成就,或挫折,或胜利,或困难,无不萌生于过去”。从清朝由盛转衰及至覆亡的教训中,我们应该有怎样的领悟?或许一百多年前曾任美@国总@统的格兰忒、曾任美@国前驻@华@公使杨约@翰以及清末政治家黄遵宪的一番话对于当下的我们还有现实意义。

格兰忒:“据愚见,中国若不自强,外人必易生心欺侮。在日本人心中,每视中国弱,自家强,所为无不遂者;彼既看不起中国,则无事不可做。日本人既如此,他国亦难保无轻视欺凌之事。据日本人以为,不但琉球可保,即台湾及各属地动兵侵占,中国亦不过笔墨口舌支吾而已。此等情形最为可恶,旁人看出此情,容易挑唆从中多得便宜。中国如愿真心与日本和好,不在条约,而在自强,盖条约可不照办,自强则不敢生心矣。”——(摘自戴逸《清通鉴》)

杨越翰:“中国大害在‘弱’之一字。我心中甚爱敬中国,实盼中国用好法除弊兴利,勉力自强,是天下第一大国谁能侮之。”——(摘自戴逸《清通鉴》)

黄遵宪:“以余观,日本士夫类能读中国之书,考中国之事,而中国士夫好谈古义,足以自封,于外事不屑措意;无论泰西(注:指欧美列强),即日本与我仅隔一衣带水,击柝相闻,朝发夕至,亦视为若海外三神山,一似六合之外荒诞不足论议也者,可不谓狭隘欤?”——(摘自戴逸《清通鉴》)


“欲知大道,必先为史。”这是清末启蒙思想家龚自珍曾经说过的话,我们的xijinping总书记也说:“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中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接近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机遇前所未有,挑战也前所未有。新的十年,我们靠什么确保抓住机遇,成功应对挑战,使梦想成真?”

什么是“中国梦”?什么是“民族复兴”?用一组数据,或许来得更为直观:

1820年,中国GDP占世界总量的28.7 %(相当于现在的美国)——经合组织1996年报告

2015年,中国GDP占世界的比重为15.5%——国家统计局公布(美国16197.96;中国 10385.66 ;日本4817.52。经计算,美国占世界比重为24.2%,)

戴老在那次专访的最后说道:“我的梦想就是《清史》编成,再就是能看到国家越来越富强。”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