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与星对话

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

 
 
 

日志

 
 

世界文明史(27)—— 日本(Ⅱ)  

2016-08-30 23:46:35|  分类: 读书笔记之世界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  本  文  明

一、武士制度
1、 武士阶级
(1)将军。神圣不可侵犯的天皇,是名义上的日本元首,拥有实权的将军幕府每年须支付皇室约25万美元的费用,以维持皇室绵延不断的统治。德川幕府的用意无非是夺取天皇的统治权,隔离天皇与百姓的接触,使之耽于酒色,趋于柔弱懒散。皇室亦合度地让出政权,满足于贵族装束和上流社会生活。将军因财富渐增,生活日益奢侈,甚至僭越了许多天皇的特权。更仿效中国设立监察制度,监督中央及地方官吏。
(2)用部屋。将军之下设有由12人组成的“用部屋”,辅佐、咨议机关内有1位“大老”,5位“中老”及6位“若年寄”。
(3) 大名。系臣属于将军的封建领主,他们效忠天皇,但拥有实权。如岛津氏大名,在其藩地,不但独行其是,限制将军势力,甚至最后还推翻幕府政权。
(4)大名之下又有旗本、御家人、陪臣、乡人、浪人(无隶属之武士)等武士供其呼唤。
2、武士即为君子,君子就是武士。这是日本封建社会的基本认知,此与爱好和平的中国在观念上有莫大差异。中国人认为,士(读书人)为君子,武夫则非君子。
3、 武士特权:免税权、奉食禄之权、免服徭役之权、砍杀触犯他的低阶层人之权、试刀之权等。
4、 武士性情。重友情轻视儿女私情,饱食终日,专以打斗、聚赌为业。
5、 武士道精神。认为“决定某种行为准则的权力是依据理性而来,该战斗的时候战斗,该牺牲的时候牺牲,决不犹豫”。武士道对武士的拘束力远在一般法律之上。他们对物质的享受视若浮云,金钱借贷更在禁止之列;他们恪守诺言,见义勇为,打抱不平。他们克勤克俭,粗衣素食。他们忍受艰苦,抑制情绪,毫无怨言;其妻妾亦以夫死疆场为荣。他们承认最重要的义务是忠于长官,以忠凌驾于孝之上,当其主人去世前时,武士切腹自杀,表示在另一个世界追随其主人。日本武士之勇气、禁欲及自制力,连素称英勇善战的古罗马士兵也望尘莫及。
6、切腹自杀。是每一武士入门进阶必修课题,也是武士道的杀手锏。倘若贵族被判处死刑,往往要求天皇特惠,允许其切腹自杀;然对于沙场受挫、变节投降的,则切腹自杀的要求常被拒绝。优秀的武士若受其主人非难,将毫不犹豫地主人家门前切腹自杀,而其知己则即刻砍下武士首级,以减少他的痛苦,成全他的愿望。
7、报私仇。当时的法律允许被谋害者兄弟或子弟取代法律而报私仇,然报仇结束后,亦将切腹自杀。

二、律令 
—— 律令来源半由传统惯例的演变,半取法于7世纪中国法典,这些法典由中国传入日本时,已混合了宗教的色彩。
—— 远在天智天皇时期即着手编纂律令,及至公元702年文武天皇时期,遂完成“大宝律令”。然则,在封建制度下的日本,天皇的律令无法遍行全国,在一些武士的心中,除承认服从大名的命令外,别无法律可言。
—— 1721年,实行家庭连坐法,酷刑种类繁多。
—— 德川吉宗时期,改革狱政,革新司法程序,废除家庭连坐制度,致力整编日本律令,于1721年完成第一部日本封建法典。

三、庶民
1、社会等级。远在帝王统治时期,划分为8个社会阶级;及至封建时期,剩下4个阶级:武士、工人、农人及商人。商人地位最不受注目。此外,尚有人口5%的奴隶;在奴隶之下,尚有秽多阶级,从事屠宰、清道等行业。在信仰佛教的日本,这些人被认为不洁,备受歧视。
2、农民地位。农民在全部人口中占很高的比例,但地位低下。由于可耕地少,在封建时期,平均一平方公里的土地,竟要负担2000人的口粮。政府课征的税收名目极其繁多。7世纪时,税收约占农民全年生产额的6%;到了12世纪,升至72%,至19世纪,仍不低于40%。再加之经常不断的自然灾害,农民生活极其贫苦。
3、手工业者地位。德川幕府时期,日本手工艺的制造者在仿效中国、朝鲜之余,其制品甚至青出于蓝;而今日本经济其有效的机械生产,又超越西方的制造者。
4、商人地位。城市中,殷商富贾因地位的提高,激起他们追求政权的欲望,而原有的贵族对于这些唯利是图的富商则极其轻视。是故在德川幕府时期,举国财富虽增加,但直到西风东渐,欧美炮弹震惊日本之际,其国内的贵族与殷商才能携手合作。

四、社会风俗
—— 体形。日本民族身材适中,日本妇女状似虚弱,但她们的力量可能跟男人一样,属于精神上的勇气,因些除紧急应变外,极不易发现。她们的美,是指表情、风采及容貌;她们的姿态优雅,可说是日本艺术的典型产物。 
—— 化妆。日本古代化妆蔚为风气,京都早期达官贵人,其男人皆施以脂粉,随身携镜。几世纪以来,脂粉更为日本妇女脸部化妆的宠物;妇女们还精于发型的设计与整梳,每天在梳理秀发上耗时达2至6小时;胡须为日本男性美的象征。
—— 衣饰。奈良时期的衣饰大都是模仿中国,迨至京都时期长袍更为宽大,件数也更多;女人常穿高跟根木屐,以利行动。
—— 沐浴。日本人喜好清洁,只要能力所及,一日三次更换衣裳;且不论贫富,均每日沐浴。1905年,东京一地即有1100个公共浴室,可容纳50万人每日沐浴,费用很少。1791年,因男女共浴有伤风化,家成将军明令禁止。
—— 饮食。日本人饮食除偶尔欢宴外,绝大部分情况下均极简单,且较素。稻米为人民的主食,猪肉被列为珍品。
—— 烹饪。日本人也如同中国人与法国人一样重视烹饪,认为这是文明生活不可或缺的一环。包含的礼仪与宗教上的礼仪居于同样重要的地位;日本人大都席地坐于垫上进食,桌子常付之阙如,即使有也不过离地数英寸高而已。
—— 茶道。达官贵人对茶的喜好无以复加。805年,茶叶即由中国传入日本,因以为是毒药,不敢饮用,直到1191年,茶才为日本人普遍接受。日本人喝茶创立了庄严而复杂的茶道。千利休(日本茶道的"鼻祖"和集大成者更是制定饮茶六律,茶道刺激了陶瓷业的发展,且陶冶了日本人平心静气,彬彬有礼的性格。
—— 花道。种植花木在日本也渐演成一种仪式,是为花道。15、16世纪,花道伴随茶道逐渐流传,直到17世纪,花道始脱离茶道成为独立的嗜好。茶、花、诗、舞成为高贵仕女必学的技艺。
—— 赏花。日本人以宗教狂热的心情来欣赏花木,他们极其注意随着季节而变化的花卉。威尔·杜兰特:世上找不到像日本人这么爱好大自然的民族,也没有人能你日本人那样地能接受天、地、山、海等大自然的陶冶与感受,更没有人能像日本人那样小心翼翼地种植花园、布置庭院……凡日本人的住宅均有花卉,凡日本诗人的诗句中均有宜人的景色……盖日本人对“美景”的喜好犹如其对“权力”的渴求一样地备受重视。
—— 庭院。当中国把佛教及茶叶传入日本之际,同时也把庭院的设计传入日本,而且这些庭院经过日本吸收及仿效后,又发展出独特的风格。在财力及空间许可下,他们更在庭院中筑以小屋,房屋纯属庭院的装饰品,与其他国以房屋为主,再辅以庭院的做法不同。因为日本地震频繁,所以日本的房屋形成了一种极其单纯、完美、独特的木造住宅,朴实无华又极其美观。

五、伦理
1、 家庭元素。在东方国家,家庭为社会秩序真正源泉的事实,远比西方国家明显。家庭不但是生产的经济单元,也是成败存亡的社会单元。
2、 妇女地位。如同中国一样,早期日本妇女的地位曾凌驾男人之上。因此帝王统治时期,曾出现6位女皇。京都时期,妇女在社会上与文学上的地位,仍然显得相当重要。及至封建社会,尚武精神抬头,中国男尊女卑的理论又在日本产生影响力,社会变成以男性为中心,妇女应遵守“三从”(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女子无才便是德,剥夺了她们受教育的机会;妇女应恪守贞节,如有不贞行为,丈夫可处死奸夫淫妇。在这种长期严厉的教养下,日本妇女遂成为最勤勉、最忠贞、最服从的妻子。
3、 子嗣。与东方其他国家社会习俗相反,崇尚武士道的日本并不鼓励多子多孙,因为岛国人民的增长已使武士们感到拥挤。他们大多迟至30岁后才成家,且以养育2个子女为最理想。如果妻子不育,男人可以要求离婚;若仅育女,可再收养男孩,以免丧失姓氏与财产的继承。
4、 道德观。孩童自幼即以中国孝顺的美德与文学被教导,这是维持家庭秩序与国家安定与纪律的源泉。除武士以效忠主人为至高美德外,一般人均以孝顺为最高道德标准,孝道一直是构成日本道德的典范。对忠孝之外的道德观,日本人不如同时期的欧美人重视。贞操观念对于较高阶层的妇女仍受重视,一般而言此观念几乎丧失殆尽。一般日本人均以为“食色性也”,其对肉欲的追求有如饥渴一般。我们确信多数的日本少女与西方妇女一样贞洁,且过着常态而正当的生活,虽然她们未被允许自由恋爱私订终身,但她们期望于斯。
5、 艺伎。她们是善于各种表演的女人,略识文学,更懂得爱情。1822年,对艺伎表演过火者来加限制。

六、佛教
1、 信仰。日本对宗教的信仰,采中庸之道,既不似印度那么热衷,又远不如西欧中古世纪天主教苦行僧及16世纪宗教改革家那么狂热。他们对宗教仍有诸多信仰与祈祷,并抱着一种圆满结局的哲学观,不似中国对宗教抱着怀疑的态度。
2、 佛教的变化。佛教的创始带有消极悲观的劝世气氛,旨在为为类找寻死后灵魂的归宿。佛教在传入中国600年后东传日本,迅速转变成保护人民的神祇,具有美好的仪式与各种令人愉快的节日,成为安慰生灵的乐园。
3、 佛教宗派。日本的佛教分成若干宗派,人们可选择信仰,其中包括静思苦虑而求自我认识的忍派;研习《莲花经》而获解救的日莲派;长期祭祠、静待佛祖附身的精神派;主张诚心自救的净土宗等等。
4、佛教与神道的融合。日本人把佛教神学作为神道的原理,采取佛教庙宇建筑的方式构成他们的神社建筑,及至后来佛教与神道逐渐混杂,佛教庙宇亦常拨供神社祭祠之用。
5、僧侣。早期的僧侣不乏饱学、慈善之士,有些是画家或雕刻家,有些是德高望重的学者,他们从事佛教经典及中国文学的艰苦翻译工作,对于日本文化的发展,有无比贡献。然而,后继的僧侣却背逆佛旨。他们招兵买马,争权夺利,以建立或维持其政治权力,聚敛财富凌驾庶民之上。德川政权下的僧侣已是罪迹昭彰,不胜枚举。
6、佛教势衰。18世纪,佛教在日本势力渐趋没落,执政将军转而崇敬儒教教义。总之,日本的古代文明随着宗教而兴,却因哲学之起而告一段落。

七、哲学
—— 哲学与宗教一样,亦由中国传入日本,以宋朝理学的东渡开创了日本文明的更生期。
—— 16世纪中叶,日本的学者均视中国哲学家的思维为当代思想主流。并赢得德川幕府的重视,很快引发了群众研究中国哲学的热心,并使孔孟的道德观念超越了佛教及基督教的信仰,获得人民支持。
—— 早期日本儒家人士最引人注意的,即在分类上常不被视为哲学家,由于其智慧语句措辞相当优雅,因此文艺界亦把他们归类为文学家,就像哲学家歌德一样。
—— 著名的思想家有惺窝、林罗山、室久操、原益轩、中江藤树、熊泽藩山、伊藤仁斋、荻生徂徕
—— 一方面儒家哲学思想的影响力压倒了其他学派,一方面日本的儒者也成为一种不可思议的理想主义者,在日本,这种情况远较中国显著。惺窝是朱熹学派,林罗山与原益轩更承袭朱熹的衣钵,以正统与保守的态度解释中国的经书;不久之后,中国的王阳明学说在日本抬头,成为一派。与中国的王阳明一样,也主张以个人的良知来辨是非,而不是以昔日圣贤以社会传统来辨是非,这一派代表人物中江藤树。因为阳明学派中的熊泽藩山批评时政与武士道,1759年,幕府颁布敕令禁止传播阳明哲学,本为温顺的日本民心渐朝军人本色发展,一改传统对佛教的和平信仰而成振奋人心的爱国武士。
—— 伊藤仁斋、荻生徂徕等主张建立日本思想的古典学派,并坚持应超越各代评注者而直接对孔子言行加以研究。
—— 在日本,汉学者或仰慕中国学者认为日本野蛮无文化,主张智慧学术无非来自中国,并以翻译及评述中国文学与哲学为己任。而日本学者认为一味学习中国的态度,是阻碍日本进步的绊脚石,同时也是不爱国的行为,并呼吁放弃学习中国的一切,在自己的诗与历史的渊源中创新并发扬光大,进而复兴神道反对佛教,恢复天皇至高无上的权威,这就是尊皇攘夷运动。19世纪,此运动鼓动日本人推翻幕府,并重建神圣皇室之最高权威。20世纪该运动扮演重要角色,促成日本狂热的爱国主义,非要到其所谓“天子”能统治东方沃野千里时,才会满足。

八、语言和教育
—— 日本语言有其独特的风格,类似于蒙古语及朝鲜语,但不能证明日本语是从蒙古语、朝鲜语或其他语言衍生而来。日本曾从中国学得写作与教育制度,在早期朝鲜人及中国人把艺术传入日本前,日本语并未见用于写作上,奈良时代用中国方块字代替日本文字的每一音节,9世纪时,日本语言学里的精简法则使写作演化成两种简化形式,每种均由中国字缩写成草书形式,用以表示构成日本口语的47个音节之每一音节;此47个音节即用以代替字母。大部分日本文学均用汉字书写或掺杂汉字与日本文字。
—— 写作曾长久时间属于上流阶层的娱乐,直到19世纪末叶方普及于民间。8世纪初期,天智与文武天皇在京都建立了第一所日本大学。在政府的管辖下,省立学校制度逐渐奠定,毕业学生可进入大学,大学毕业后经考试可取得官员任用资格。但在封建初期,内战阻碍了这种教育的发展,直到德川幕府,才又激起学术文学的发展。日本的普及教育如同欧洲,一直等到工业社会生活的需要与迫切才能实现。

九、文学
1、诗
—— 诗是最早期的日本文学,而最早期的日本诗又以地道的日本学者所作的为最上乘。
—— 日本诗反复出现的题材有:天气与景象、盛与衰、被火山所美化的岛国性格、多雨所造成的翠绿。然而,这个崇尚武士道的国家,却很少以诗来歌颂战争。
—— 日本的古典诗本质上均带有贵族的思想与形态。他们追求诗的形式的完整而非意思的新奇;他们抑制感情而非表达感情;也由于过于高傲,他们事事追求简短。世界各地很难找出像日本诗所表现的这么沉默寡言;对日本人来说,每篇诗应该是其一时的灵感的静态记录。
—— 日本的诗都非常简短,极为浓缩。
2、散文
—— 小说。日本的诗很简短,但小说较长,有的甚至长至20卷或30卷。最有名的小说是紫式部约于1001年所作的《源氏物语》,长达4234页。小说笔法自然流畅。后期的日本小说家以十返舍一九最为出色。
—— 历史。日本历史之编纂不如小说那样引人入胜,而且日本之历史与小说也难有明显分野。712年用中文撰成日本文学最古老的作品《古事记》,由于传说纷纭,使得神道王朝认为这是一部日本历史;720年左右又出现一部《日本书纪》,此书用中文写成,并剽窃中国作品作为点缀,且又包括日本古人口述的史实,相较之《古事记》,对事实的记载较为严谨,提供了以后日本历史的根基。此后日本的历史一部比一部更具爱国情操。
—— 论说文。清少纳言所作的《枕草子》是日本论说文早期的佳作,她与紫式部为同时期人物,也都出身宫廷。此外较有有名的论说文作家是鸭长明,他所作的《方丈记》有梭罗《瓦尔登湖》所表现的自然宁静。
3、戏剧
—— 日本的戏剧最难了解,作为西方人,实在很难忍受观看日本以手势表演并带有浮夸味道的“能剧”。这种戏剧是由古代日本神道哑剧发展而来,至14世纪,佛教僧侣在哑剧中双加些合唱,后来又加入个人角色,并给予动作与言辞,于是日本戏剧随之而生。所以,能剧是从宗教性的神乐舞发展到以对白作说明的日本能乐戏剧的形态。
—— 这些戏剧像希腊剧一样,以三部作演出。第一部是用来敬神的,几乎就是宗教哑剧;第二部是用武器表演,用以吓走邪恶魔鬼;第三部为较温和的气氛,用以描述一些天然景象,或一些日本生活的轻松面。
—— 戏剧本多为每行12音节的空白填诗,而演员更为贵族中一时俊秀,每位演员都戴着精心雕刻的木头面具,布景并不讲究,故事亦极精简。
—— 在日本由于演员的演技日益精进,遂逐渐产生为大众喜爱的演员明星,剧情反居次要。后来哑剧与宗教剧渐趋下坡,戏剧变成个人角色的争艳表演,且充满暴力与浪漫。于是歌舞伎或大众舞台随即而生。1600年,一位尼姑建立了日本第一座歌舞剧院。
—— 日本最负成名戏剧作家是近松门左卫门(1652-1724),被其国人誉为日本的莎士比亚。但英国剧作家不赞同,批评近松的剧作是暴力、放纵、大言、不可信,只同意说他的剧作是:“一个富有原始活力与华丽的作品”。
威尔·杜兰特:对于一个外国的历史学家来说……日本的戏剧比欧洲戏剧更具有活力、更生动,但不如欧洲戏剧的紧凑与成熟。日本戏剧较为通俗平民化,但不像今日法国、英国、美国戏剧定于肤浅的理性主义。相反,日本的诗就显得脆弱,无生气,达过于贵族化、太文雅,尽是些英雄抒情诗篇。此种沉闷的英雄诗,就是希腊诗圣荷马再世,读之也会打盹。日本的小说是富于感情与伤感的……总之,所有疏远的与不明白的东西都是枯燥乏味的,日本的事物对西方人来说是朦胧不清的,除非我们忘却西方传统,而完全吸收日本的。

十、艺术
—— 艺术的来源。日本艺术的外形,就像日本人生活的外在特征一样,是来自中国。而内在的力量与精神,则出自日本人民本身。日本的文化要素除自中国及印度传入之外,还有从亚述及希腊传入。
—— 艺术家风范。日本艺术家的造诣很高,在勤俭、风格与技术等方面能与之相比的,唯有古埃及与希腊的艺术家或中古世纪中国的艺术家。
1、精致生活日本人的生活方式颇有艺术的意味,他们居家整洁,衣服华丽,装饰精美,更喜爱唱歌与舞蹈。
(1) 音乐。歌唱与演奏,宫廷音乐及寺院舞蹈音乐,构成日本古典音乐形式。而弹奏三味线(一种三弦琴)及琵琶为大众所喜好。日本没有音乐的著作,他们简单的曲子是用5个符音小音阶来演奏,没有大键与小键的区别与和谐。然而,几乎每一个日本人都能弹奏一种自中国传入的20种乐器中的一种。
(2)舞蹈。在其他国家享有无比时尚的舞蹈,在日本却附属于宗教与社会的庆典仪式,不过上流社会对舞蹈的艺术甚是讲究。
(3)衣饰。日本男女对装饰也很讲究,他们不但穿着织锦与丝,而且也用各种小饰物作点缀。女人挥扇极其诱人可爱,男人腰带象牙或木雕刻成的“印笼”、“根付”,工艺极其讲究,图案富含意义。
(4) 木雕刻。左甚五郎是日本最有名的木雕刻家,日本还有许多无名的木雕刻艺术家,他们提高了木头在艺术材料上的地位,以与大理石相颉颃,并用亚洲闻名的最绮丽木制饰物来缀饰神庙、坟墓与宫廷。
2、建筑
—— 594年,推古天皇崇信佛教,在全国大兴佛教寺庙,于是伴侣、建筑师、雕刻家、铸铜家、黏土塑模匠、泥水匠、镀金匠、瓦匠、织工以及其他各种技术人员被大量地从朝鲜等地引进,这种大规模的文化输入几乎是日本艺术的开始。因为日本本身的神道,不赞同装饰大的建筑。
—— 寺庙建筑本质上大都与中国寺庙相同,只是更富于装饰与雕刻。其中于616年由圣德太子督建的位于日本奈良的法隆寺,是那些外国艺术家完成的最伟大的建筑。自后日本的寺庙建筑很少超越这座老寺庙的单纯与高贵,唯稍为晚期的奈良寺庙能与之媲美。
—— 日本建筑另一个高潮是在足利幕府时期。这一时期的建筑蔚为奇观,尤其丰臣秀吉所建的“乐宫”豪华壮观,建筑物缀饰是威尼斯式的豪华壮丽而非雅典的含蓄沉静。如此富丽的装饰在日本甚至亚洲可谓前所未有。同时,大阪古城始具规模,有日本之匹兹堡之誉。
—— 德川家光聚集日本的资源所建的纪念德川家康的神社“东照宫”,在纪念个人的建筑方面,远东无出其右。
—— 日本地震频繁,建筑很少称得上规模宏大,并避免用石头建筑。日本民居多为木造,其高度很少超过两层,出于防火目的,屋顶皆盖瓦片,餐厅、起居室、睡房无明显区别,一房可供多种用途。日本的建筑给人以生长于热带地区之外观,但其影响力极其深远,一直向北伸展到堪察加半岛。而在日本较南部地区的乡镇,这种脆弱与单纯的住宅可谓独具风格,为日本人提供了适当而理想的住屋。
3、金属与铸像
—— 武士的刀剑远比他所居住的住宅来得坚硬,日本的金属工人在铸造刀剑方面不遗余力,所以,日本的刀剑远比叙利亚之大马士革或西班牙之托利多的刀剑优越,极其锋利。这些刀剑把柄装饰着珠宝,因此武士们并不完全把它当做杀人的工具。
—— 金属工人把铜镜磨得极其明亮灿烂,以致经常在镜中刻字画留传下来,以纪念他们手艺的完美。
—— 732年,在奈良,艺术家铸造了一座49吨重的巨钟,其清脆之声远比西方国家铸造的大钟更为悦耳。
—— 日本的土地缺乏花岗石及大理石,因此雕刻家均以木材或金属作为雕刻的原料。虽然雕刻原料缺乏,但他们在雕刻艺术的成就上却超越中国与朝鲜。
—— 或许由于日本人身材短小,他们的躯干没法满足其野心,也没法容纳其心智,因而他们特别喜欢铸造巨像,成就甚至超越埃及。给人印象深刻的镰仓大佛是于1252年由小野五郎右卫门所铸,这座巨像显示了大佛沉思与和平精神,充分表现出镰仓时代优异之造像技术,堪称稀世之作。
—— 日本的雕塑物,大至巨大的佛像,小至悬挂在腰间的根付,可谓形态万千。雕塑由于手法与精神均受到宗教的束缚,一旦信心失去了热与力,雕塑随之就趋于朽烂。而且,一如埃及一样,在虔敬荡然无存时,拘泥于习俗将导致灭亡。
4、陶器
—— 日本的陶器可说是远东制陶的一部分或一个时期,基本上类似中国的陶器,但更为精美。
—— 13世纪后,中国宋朝的茶杯随同茶传入日本,引起日本人普遍毛病,促使陶器工业变成艺术。村崇制作的回回青陶器极其优异,即连18世纪之中国陶匠争相仿效并冒名外销。
—— 日本的肥前成为18世纪前日本制陶工业中心,荷兰的商人运载了很多肥前制品到欧洲,在欧洲风行。
—— 日本茶道的兴起也刺激了陶业的进一步发展。京都的野村仁清是日本最伟大的陶器艺术家,他不仅首创了釉陶,而且作品精益求精。
—— 19世纪后半叶,日本发展景泰蓝加釉,随后在制陶业上获得世界领袖地位,日本陶器在世界各地建立了良好的声誉。
5、绘画
—— 日本绘画的画笔,正如中国的情形,就是书法上用的毛笔。绘画属于图像艺术,这种现象大致决定了东方绘画从材料的应用到色彩以及线条方面的特性。材料简单:仅具备墨水、毛笔及宣纸或丝大马哈鱼不够了。
—— 画工艰深:绘者将画纸(或丝布)平铺地面后踞伏其上作画,并须熟谙71种不同的笔法。
—— 早期,佛教精神注入绘画时,多表现在壁画上;后有了挂轴画或卷轴画。作品当中绝少人物肖像画,一般多为大自然的素描、战争景象,或是对禽兽、仕女的嘲讽。
—— 画作充满诗篇的意境,绝少强调事物的形体;蕴涵哲理,而不表现实像。他们蔑视光线、阴影,嘲笑西方绘画对远物的配景布置。日本的画家同时又是位诗人,他们刻意于表达感受而非物体的描绘。以其神韵与气势见重,漠视画物的结构与线条,他们认为只要传神写意,就是写实主义。
—— 绘画可能是由朝鲜传入日本,法隆寺的壁画一般被认为是朝鲜画家的杰作;另一个推动力量来自中国。806年,弘法大师由中国回日本,带来了绘画、雕刻、文学与孝道,并以其妙笔,为日本绘制了日本最早的作品。
—— 9世纪以后,约有500年之久,日本与中国断绝往来,日本绘画自行发展了独特的画风,以本国山水、景物为绘画对象。约1150年,天皇与贵族们在京都设立了一所国立绘画学校。到13世纪,这所学校被名为土佐画派。他们完全采取本国画风,其气势与外观,笔法的变化与精神,迥异于中国的绘画。
—— 受到中国宋代盛起的文风影响与滋润,代表本土精神的日本画风,又逐渐转回传统的画貌与风格,模仿中国之风不可阻遏。日本的画家几乎没去过华夏中土,却毕其一生摹绘中国的人物与山水。在日本绘画二度浸淫中国画风的时代,产生了日本图像画艺术上最伟大的人物,相国寺的僧人画家雪舟。他的笔法精微遒逸,件件皆是不朽伟构,他的作品今日在日本犹如达·芬奇的作品在欧洲。
—— 15世纪末叶,狩野派始祖狩野正信致力于维护日本艺术中的古典格调及其中国传统。后来狩野绘画时代逐渐失去了当代的绘画精神与冲劲而宣告结束,日本迈入另一个崭新时代。
—— 约在1600年,以光悦-光淋画派为首的一批新画家登上日本画坛。新画家有感于中国画的形式与雪舟、狩野画派的主题显得保守与破落,转而以本国的山水为作画的题材和灵感。
—— 严格意义上的日本绘画,其绘画史上最后一个画派是由18世纪的圆山应举在京都创立的。他受到欧洲绘画的知识的刺激,抛弃了古老风格中的那种衰微的理想主义与印象主义,而把日常生活中各种简单的景物作具体描绘,形成自然主义的画风。1795年应举逝世前,写实派就已经主宰了日本画坛,这个完全通俗化的画风,普遍引起了日本与全世界的注意。
6、版画
—— 1660年左右,一名京都服装式样设计家菱川诸信,最先创设了模版的版画,用于印刷书籍中的插图。
—— 18世纪中叶,逐渐崛起的新兴阶级认为艺术应该反映他们周遭的事与物,同时为了让更多的庶民能欣赏画作,以降低作画成本,新兴阶级就利用雕刻的技术达成艺术上的目的。他们为了符合庶民顾客的需求,将绘画镌刻在木头上,通过版模,印行了无数廉价的印刷品。这些印刷品的内容多是庶民身边的事与物。
—— 早期的这些印刷品是用手工着色的。1764年,春信首创了多色画的印刷术,也因此诞生了浮世绘派的“现世之画”。
—— 日本的印刷术可称为精巧微妙的日本文化中最后一个阶段的代表。

威尔·杜兰特:关于日本的艺术与文明
—— 古老的日本有着相当多的残酷性,农人穷苦,工人遭受欺压;妇女就是奴隶,在饥荒歉收的岁月被迫卖@淫,生命廉贱如草芥;对黔黎庶民而言没有法律而只有武士阶级的利剑……然而,我们敬重蕴藏在武士阶级咆哮之后的那股英勇,这股英勇给予日本一种超乎人力与财富之上的力量。在懒散的僧尼之后,我们体会到佛教的诗,认识到它给予诗和艺术一种无穷的刺激。在凶恶的吆喝后面,甚或强者对弱者的粗暴里,我们也看到了温文尔雅的礼节,最宜人的礼仪,以及对大自然的美的虔诚。在对妇女的奴役里,我们也见到了她们的优美、温柔和无与伦比的高雅。在东方家族的专横里,我们也听到他们庭院里孩童欢乐嬉戏之声。
—— 日本诗的简洁格式及其难以言传的含意,我们并不深加感赏。然而也正是这种诗,和中国的诗一样,带来了现代的自由诗体与写象诗派。
—— 日本的哲学家缺乏创造力,历史学家欠缺高度的公正心,我们期望他们的著作不要变成其国家军事和外交力量的附属物。事实上,在日本能够具有此项独立守正者却是凤毛麟角。
—— 日本人很聪明地从事美的创造,而不是真理的追求。她所赖以生存的土地不甚稳固,使得日本无法建筑雄伟的建筑。在制造小巧的物品的优美与精致可爱上,现代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与日本相匹敌,现代没有一个民族能够比得上日本人在装饰方面的精妙细致,在风格上的优雅稳健。
—— 日本的陶瓷作品,与中国宋、明陶瓷相比,颇为逊色。但是除中国的陶瓷器凌胜日本陶瓷作品外,日本的陶瓷是凌驾现代欧洲各国之上。
—— 虽然日本的绘画缺少中国画的笔力与深度,虽然日本的印刷最差的仅代表一种张贴的艺术,最好的只不过糅合优美与线条来表现世界上琐细事物的虚幻与浮沉,可是日本画自有其风格,而不同于中国的绘画。
—— 日本的印刷术不同于日本的水彩画,其印刷术革新了19世纪的图画艺术,并且促进、推动了数以百计的实验,创造了其新颖的形式与面貌。1860年以后,日本重开贸易时代,那些印刷品大量涌入欧洲,深刻地影响了莫奈、德加、惠斯勒,结束了欧洲绘画从达·芬奇到米勒的“褐色”时代。日本来的印刷品为欧洲画家的画幅注入了新的光辉,鼓舞了欧洲的画家:画家应该具有诗人的气息而不是一名摄影师而已。
—— 古代日本在北斋(葛饰北斋,德川时期的画家、版画家,也是当时最受欢迎的浮世绘画家之一)死后4年宣告结束。在她锁国时代的享乐升平里,古代日本忘却了一个国家为免于遭受奴役必须怀有世界般广大的胸襟。当日本在雕饰“印笼”、藻绘折扇的时候,欧洲正建立一种为东方所懵然不知的科学;这种经年累月在实验室研究发展出来的科学,深深地改变了世界事务的潮流,为欧洲带来了工商企业,制造出来的日常用品虽然并不华美,但是比起亚洲匠人用手工制作的,大为低廉。随即这些廉价的商品占有了亚洲的市场,使那些处于手工业阶段的宁静闲逸的国家的经济受到摧毁,并且改变了他们的政治生活。而更恶劣的是,科学制造了炸药、兵舰与枪炮,较诸英勇的日本武士的利剑,杀戮更甚。对于神出鬼没的炮弹,武士的英勇有何用处?西方的枪炮猛烈震醒了熟睡中的日本,使她从教训中跃然崛起,接受科学、工业与战事,用战争与贸易击败了她所有的对手。不到两个世代的工夫,日本俨然成为当世最具侵略性的国家,这应该是现代史上最令人惊异的一页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