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与星对话

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

 
 
 

日志

 
 

世界文明史(17)—— 古印度(Ⅶ)  

2016-08-07 02:59:43|  分类: 读书笔记之世界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印度文明之诸神的天堂

威尔·杜兰特:
论到宗教的强力和重要性,世上再没有一个国家比得上印度了。印度人曾经容许外邦政府一再地君临其上,部分是由于他们不大在意什么人来统治剥削他们 —— 无论是本地人或异邦人;他们更看重的是宗教而非政治,是灵魂而非躯体,是无数的来生而非暂驻的今生。阿育王成了圣者,阿克巴大帝几乎皈依了印度教,甚至最强有力的人也领略了宗教的力量。在本世纪内史无前例地统一了印度全境的那个人,与其说是一个政治家,不如说是一个圣者。

一、佛教的后期历史
阿育王死后200年,佛教在印度的影响达到了巅峰。从阿育王到戒日王,是佛教的发展期,这段时期在很多方面也是印度之宗教、教育与艺术的发展顶点。但当时盛行的佛教与其说是释迦的佛教,不如说是始祖的叛徒须跋陀罗的佛教。
须跋陀罗是佛陀释迦牟尼的最后一位弟子,在佛临入灭前接受教诫而得道。佛陀灭度后,他向诸僧说道,“列位,够了!无须哀哭,我们正好摆脱了那个大河门。往昔我们厌烦于这样的啰嗦……如今我们可牵意而行,我们不喜的,尽可勿为!”于是佛教便有了后来的分裂。
1、佛教的分裂
(1)佛教的集结大会与佛经的形成(此段内容摘自网络,未作勘校,仅供参阅)
—— 佛经的形成:佛陀在世时,并未写下成文的经文传世,多是口头的训诫和讲解,为正确理解佛陀教理,统一认识,宏扬佛教正法,在佛陀灭度后弟子们集结在一起,把佛陀在世时,在每一次法会上所说的话,所发生的事,共同追忆、归纳、整理、记录下来,整理成册,这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佛经。如:《金刚经》系记载释迦牟尼在世时与长老须菩提等众弟子的对话纪录。
—— 佛教集结大会:本来佛经的集结应该只有一次,但是在佛涅盘后的几百年中,邪说兴盛并侵入了佛教,为了扶持正法重振教风,才又有了后三次的集结佛经,参加集结大会的都是在佛法上很有修为的上上之人。
第一次结集 —— 佛灭后三月,由迦叶尊者延请阿罗汉千人,在王舍城外的七叶岩窟中集结,再选出五百人,担任结集三藏事宜,是即所谓上座部结集,亦称为五百结集。当时有数万比丘后至,欲参加岩窟内听法,迦叶不许,于是他们在岩窟西北二十余里处另行结集各诵三藏,即所谓大众部结集。
第二次结集 —— 上座部偏重保守旧制,大众部则讲适应环境,到了距佛灭百年时,大众部苦于戒律太严,提议应予重订,时长者耶舍邀请贤圣比丘七百人在毗舍离城,重行结集,将这一问题提付大会讨论,结果与会者赞成恪遵释尊遗制,否决从宽之议。 
第三结集 —— 阿育王时期,有邪人穷于衣食,乃假为比丘混入佛教。他改篡佛典,扰乱教义,被诱导者甚众,佛徒不能辨。时有六万比丘聚谋挽救之策。选出精通三藏者一千人,目犍连子帝须为上首,集于华氏城整理正法,淘汰魔僧。
第四次结集 ——贵霜王朝的迦腻色迦王崇信佛法,在在克什米尔召集了佛教史上的第四次经典结集大会。
(2)佛教发展的几个时期:
—— 原始佛教时期:从佛陀创立佛教至佛灭度。
—— 根本分裂时期:从佛陀灭度后,因为对佛教教义的不现理解,佛教发生了第一次分裂,这次分裂也称根本性分裂,即原始佛教分裂成坚守旧制,严格持戒的上座部与主张戒律可以变通的大众部
—— 枝末分裂时期:从根本分裂后又一百年,这期间上座部与大众部各自分裂形成了18派佛教教理,这次分裂被称为枝末分裂,这一时期也被称为部派佛教时期。
—— 大乘佛教诞生:在第四次集结大会上 大乘佛教从大众部分裂出来的,或者说从大众部发展出。其教理有了较大的变化。大乘佛教认为自己的教法是广度众生的大舟,而以往的其它所有佛教宗派只能满足于自我解脱,因此称自己这一派为「大乘」,而所有上座部与大众部其他教派都被称为「小乘」。「小乘」在这里有含有轻视贬低之意,因此,上座部与大众部其他派别自然不接受这样的称呼,故而,在佛教界一般称小乘佛教为部派佛教,而上座部则称自己的佛教为上座部佛教。
2、大乘佛教新教理和新仪式
上座部佛教奉持的是原始佛教之教义,尊佛陀为伟大的教师,而非神明,其经典则为较古的巴利文(佛陀时代摩揭陀国的大众语)经本。
大乘佛教奉持的是第四次结集大会上予以定义和阐扬的教义。教理中借用了大量的婆罗门的神祇、修行方法和神话等,成为一种更容易为广大民众接受的宗教,经典以梵文写成。
—— 这些具有(政治)热心的神学家们宣言佛陀的神性,在他的身边增添了天使和圣者。
—— 采用帕檀迦利(公元前2世纪古印度集瑜伽、梵文和医学成就为一身的大师)的瑜伽苦行主义。
—— 使用梵文颁布了一套新“圣经”,在形而上学与博洽方面颇见优长,是一种比释迦牟尼严肃悲观的教义更适合大众接受的教理。
—— 教义设想了上天,上面住着众佛,这里面以赎罪者阿弥陀佛最为民众喜爱。
—— 天堂和地狱便是世间善恶的果报。
—— 在这项新的教义中,最伟大的圣者便是菩萨或未来佛,他们本身虽已具有德慧与法力,却自愿不成涅槃(此处为脱离轮回),以便一再地托生于世间来超度众人。
—— 一如中古时代的基督教,这些圣者广受民众的膜拜。
—— 佛教通行圣迹的崇奉、圣水的使用、香烛、念珠、法衣、用于祈祷的死文字(又称死字,在古代使用过但因各种原因到了现代失传,不再使用的文字。这种文字只用于书写的书面文字,不包括语言)、僧尼、寺院中的髡发与守贞、忏悔、斋戒、圣者的入定、为死者的净罪与诵经等事,而这一切都似乎先发生于佛教。
3、大乘佛教与原始佛教之间的关系
正如同天主教与原始基督教的关系。佛陀犯了与马丁·路德同样的错,即认为单纯的训诫和道德的要求可以取代如戏剧化的宗教仪式,一样能受人欢迎。然而,现实中,这种具有丰富的神话、奇迹、典礼以及众多居间的圣者的大乘佛教,胜过奉持单纯教义的上座部佛教,而更广为民众接受。正如多彩与戏剧化的天主教胜过朴素的早期基督教与新教。
4、大乘佛教在印度消失的原因
(1)多神主义、奇迹及大众偏爱的神话不仅使佛陀的原始佛教受到损害,最后也破坏了印度的大乘佛教本身。因为佛教承袭于了印度教大量的神话、仪式、神祇等,以至于不久之后,两种宗教间便鲜少差别了。其中具有较深根基,较能吸引大众,经济来源较充裕及政治支持较为有力的宗教,便会逐渐兼并另外一支宗教。之后,人类古老信仰 —— 原动力的迷信,也倾灌而入佛教,甚至连性力教派的阳物崇拜,也在佛教仪式中占有一席之地。慢慢地,耐性和坚毅的婆罗门教徒重获势力和帝宠。佛教在印度的思想领导地位遂亦终止。
(2)最后一击是外来的,在某种意义下也是佛教自找的。阿育王时期,佛教僧侣享有的特权,使得摩揭陀国的精英分子都去做了“绝欲”和“非战”的僧众。甚至在佛陀在世时,也曾有爱国者抱怨佛陀使父无子,家族灭绝。佛教和禁欲主义使得印度男子气概枯竭了,再之政治上的分裂,印度极易遭受征服。阿拉伯人入侵后,嫌恶那些懒惰、贪财、以神迹招摇的佛教僧人,决意推行简单坚强的一神教 —— 伊斯兰教。他们粉碎了僧院,杀戮了千万僧众,使得禁欲主义不复为人们所赞许。很多僧侣和信众于是回归古老的、正统教派印度教内。婆罗门教一向是宽容的,他们为安抚浪子的回归,颁定佛陀为神(作为毗湿奴的一个化身),停止了生物祭祀,并且把佛教众生神圣的理论纳入了正统仪式。500年后,佛教宁静而和平地从印度消失了。
5、佛教收服几乎整个亚洲
佛教虽然在印度消失了,但佛教(大乘、小乘)的思想、文学及艺术却在印度以外的地方开花结果。向南传播于锡兰(斯里兰卡)和马来半岛向北传播于蒙古、中国的西藏和甘肃;向东至缅甸、暹罗、柬埔寨、中国、高丽、日本;于是这些地域,除去远东,全部接受了佛教文明。
在锡兰(斯里兰卡)的阿努拉德普勒,当地的菩提树2000年来一直受人崇敬,在康提高山上的庙宇也因贡奉着佛陀的“佛牙”而成为圣地;缅甸的佛教大概是现存最纯粹的佛教,僧侣的思想常接近佛陀的理想境界;在中国甘肃的莫高窟出土了数百卷佛陀的手稿,以及其他证物;在中国的西藏,松赞干布从印度请来佛教僧侣传播佛教,教育民众,成千的寺院被建造在山间和高原上,333卷的西藏佛书被颁布,许多经籍得以保存供人研究,然而它们在印度的原文却大部分逸失了。佛教在西藏这与块世隔绝的地方发展为一套繁复的迷信、禁欲以及教规至上的系统—— 藏传佛教;在柬埔寨及印度支那半岛,佛教伴同印度教,为东方艺术供给宗教骨干。佛教和基督教一样,在发祥地以外获得了最大的胜利,而它的获胜却没有滴过一滴血。

二、印度教
印度教是在婆罗门教衰落之后进行宗教改革时,以婆罗门教的教义为主,吸收了部分耆那教和佛教的教义之后,发展出来的宗教。佛教消失后,印度教替代了佛教。但印度教并非单一的宗教,也不纯然是宗教,它杂凑了许多信仰和仪式,是产生于印度文化圈上的宗教、哲学、文化和社会习俗的综合称谓,它的信仰、哲学、伦理观点等,因为印度社会等级、集团和不同文化阶层的各自相异的信仰和实践,因而复杂多样,甚至相互矛盾。这种综合性、多样性使人们很难对印度教的信仰和特征作出公认、明确的定义。奉行它的人只有四种性质是共通的:承认阶级制度和婆罗门的领导地位;确认牛为神的特别代表崇拜之;接受轮回和灵魂转世的法则;以新神替代《吠陀经》里面的神。
1、印度教诸神的形象
繁复的肢体隐然象征着异常的知识、活动或力量。诸如:新的梵天有四面;湿婆一面三眼毗湿奴肚脐上长有一株莲花卡尔凯蒂耶有六面;因陀罗有千目等。几乎每个神都有四臂。
2、三相神 —— 梵天、毗湿奴、湿婆
—— 印度的三相神并列为三个神,并非三位一体的关系。众神之首梵天为创造神,毗湿奴是守护神象征护持,湿婆是破坏神象征毁灭。传说众神之首梵天从毗湿奴肚脐上的那朵莲花中诞生,然后开始创造世界,当宇宙循环一周期相当于人间43亿2千万年之末时,也称为一“劫”之末,湿婆毁灭世界。然后沉睡中的毗湿奴苏醒,从他的肚脐莲花中再次诞生梵天,然后沉睡。当又到一“劫”之末时,湿婆再度毁灭世界。于是,在毗湿奴反复沉睡、苏醒的过程中,宇宙也就不断循环、更新。
—— 三相神是除耆那教徒之外一切印度人所崇奉的。一般人的信仰分别归于毗湿奴神派和湿婆神派。两种教派和睦相处,有时在同一庙宇中行拜神仪式。
—— 聪明的婆罗门,为大多数的民众所跟随,对于这两个神同样地给予荣耀。虔敬的毗奴湿教徒每天早晨用红色黏土在前额绘上毗湿奴的三叉志记;虔诚的湿婆教徒用牛屎灰在眉上画出平线或将林迦(男性生殖器象征)系于臂上,或挂在颈间。
—— 湿婆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现存宗教。湿婆崇拜是印度教最古老、最深刻和最可怕的构成因素之一。湿婆意“吉祥”,然其本身则主要被视为残忍和破坏之神,是宇宙间破坏力量的人格化,一一破坏细胞、有机物、种类、观念、成品、星辰和天地间的万事万物。然而在印度教徒心目中湿婆还代表了“”的对敌“生”,即繁殖的热情和巨潮,种族的繁衍用过了个人的死灭。湿婆这咱创生或繁殖的力量是由他的夫人时母(或雪山女神、难近母)代表的。时母在很多性力派的仪式上受到崇拜,直到19世纪前,这种崇拜常用活人作为牺牲,现在则代以山羊。
3、多神教 —— 印度教的众神
—— 印度教众神庙里有3000万神明,其中有些是天使,有些则是魔鬼,有些是天体如太阳之属,有些是吉祥神如吉祥天女,有很多是田野的兽,或是天空的鸟。
—— 在印度教徒心目中,动物与人之间并无真正的分隔,它们与人一样有灵魂。不息的灵魂,从人转到兽,又循转回来。这一切都被编织在一个无限的轮回和转世的网中。比如象头神,被认为是湿婆之子,即象征了人的兽性,同时他的形象又借以祛灾;猴子和蛇是神圣的,还有其他动物都备受崇拜。
—— 牛是一切动物中最为神圣的,母牛是印度最得人心的动物,可以在街头任意漫步;它的粪便被用作燃料或一种神圣的油膏;它的尿是一种神圣的酒,可洗净一切内外的污秽。
—— 动物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印度教徒绝不可食用,它们的皮毛也绝不可当做衣物、头巾、手套或是鞋子。它们死去时,其葬仪之盛,有如宗教仪式。婆罗门相信牛绝不可杀,昆虫绝不可伤害,但寡妇则当被活活烧死。
威尔·杜兰特认为:
婆罗门所具有的容忍的哲学气息,给拥塞的印度教万神堂又加了些神明。地方上或土族的神明,把他们说成是印度教已有神明的化身,然后收容在印度教的神殿之中。……到最后差不多每一个神都变成另一个神的某种过渡阶段,或其性质,或化身,甚至一切的神在成熟的印度教徒的心灵来看,都化合为一个神了。多神教成了泛神教,也就几乎成了单神教、一元教…………印度教徒可以向时母、罗摩、黑天或头象神祈祷,而心中丝毫没有把这些神当做至高无上的神明。有些印度教徒奉毗湿奴神为至高无上之神,认为湿婆属于次等之神;有些则称湿婆为至上之神,而把毗湿奴神当做天使。梵天只有少数印度人崇拜,因为它缺乏人格,且不可触摸和遥远。
4、各种信仰
(1)《往世书》与印度教这种复杂的神学理论相混合的是一套既属迷信又甚深刻的神秘理论。由于《吠陀经》是用死文字写的,因此没有人去读;而婆罗门各派的形而上学又非一般民众所能了解,于是毗耶娑(即广博仙人,印度著名的仙人)等人在1000年的时间内(公元前500-500),写了18部《往世书》,共40万个对句,向普通民众解释世界之创造、进化、遗散以及诸神体系、英雄时代的历史。这些书在文学形式、逻辑次序或数目的适中等方面并无足道,但由于文字易晓,譬喻动人,立论符合正统,于是成了印度教第二“圣经”,成了迷信、神话甚至哲学的大贮藏库。在这些《往世书》以及印度中古时期相关联的作品里,我们见到一种非常现代的宇宙论:
—— 认为《创世记》里的那种创造是没有的;
—— 认为整个世界永远在进化和溃散,在生长和腐败,一个循环接着一个,像每一种植物,每一个有机体那样;
—— 梵天是操持这个无尽之过程的精神力量;
—— 宇宙间的每一个“”被分为1000个大时代,各为432万年;每个大时代又包括四个时代,人类在其间经历一番逐渐的退化。现今的这个大时代已过了3个时代,我们正生活在第4个时代,也称为忧患代,还剩下42.6965万年。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结束时,世界将遭遇它的一次周期性的死亡。接着梵天将开始另一个梵天日,即43.2亿年的循环;
—— 在每一循环中,宇宙借着自然的方式和过程来发展,借着自然的方式和过程溃坏。“进步”是没有的,有的只是无休止的重复;
—— 经过所有的时代和大时代,亿兆的灵魂从一个种类转到另一个种类,从一个躯体到另一个躯体,从一个生命到另一个生命,疲惫地转移着。一个人实际并非一个人,他是生命之链中的一环,一个灵魂编年史中的一页。一个种类如花啊虫啊的灵魂可能昨日是,明日将是人的精神。一切生命皆为一。
—— 人只不过是自然的一部分,而实非它的中心或主人;一个生命仅为灵魂的生涯之一部分而不是全部;每一形式都是暂驻的,但是每实相(佛教术语)则为连续和合一的。
(2)“业”的法则 —— 因果报应律
—— 印度教徒认为,一个人如果行为公道仁慈,他的酬报不会在有限的一生之内来临,它扩展到其他的生命内,而他的德行如果仍能持续,则他再生时会有较高的地位,较好的命运。反之,再生时为弃儿,或鼬鼠,或是一只狗。每一个生命都承受着前生的善恶果报。行为无论大小好坏都会有后果,这是“业”的法则——精神世界中的因果法则,这一法凌驾于神人之上,甚至诸神也不能改变它的绝对运行,是至高无上的,最可怕的法则。
—— “业”并非命运,命运暗示着人不能决定自身的遭际,“业”则使人(把人的若干生命当做整体来看)成为他本身命运的创造者。灵魂在躯体死后,或下地狱承受惩罚,或上天堂接受奖赏,但没有一个灵魂永久地留在地狱或天堂,几乎每一个灵魂迟早都要回到人间,在新的转生中实地去承当他的“业”。
—— “业”以一种哲学的方式,为印度人解释了邪恶与不公、愚智之不等,贫富之差异,都是过去生命的后果。一个生命或许在一个瞬间是不公道的,但最终是完全公道的。“业”使人能耐心地忍受罪恶,并且有希望地面对生活。
—— 印度的宗教给悲哀和痛苦赋予了意义和价值,借此缓和了人类的悲剧。
(3)解脱 —— 印度教宗教思想的最后真言—— 先从欲望,再从生命得到解脱。
—— 第一种解脱,绝欲。“世上每一事物皆引起畏惧,唯一免除畏惧之道便是绝欲……
—— 甘地在叙述第二种解脱时说:“我不要再生”。这是印度教最高最终极的企望,即逃脱转世,摒弃那种个体在出生之后必会复生的自我激情。涅槃即是此种解脱。
—— 印度教认为,当两种解脱都有时解脱才最为完美。

三、迷信 —— 宗教奇观
—— 在一切关于畏惧和受苦的神学思想之中,迷信 —— 求之于超自然用以疗治生命中小小灾痛的急救良方,遂大肆泛滥了。牺牲、符咒、驱邪、星象、占卜、念咒、立誓、手相、命卦,2728812名僧人100万名相命者,10万名弄蛇者,100万托钵僧、瑜伽僧(以上数据是1935年前的统计),其他形形色色的圣者,这便是印度历史景象的一面。
—— 印度人最急切欲求的就是子女,甚至超过对涅槃的欲求。在多数国家一度盛行的阳物崇拜,在印度从古代直到20世纪还在盛行,并到处可见。但是,湿婆崇拜是印度一切教派中最为严肃刻苦的,林迦的崇拜者最虔敬的林迦派,在印度也是最为清净刻苦的一派。
—— 在印度宗教仪式特别多,也是宗教的一半精华所在。几乎生活中每一行为,连洗澡穿衣在内,都有它一套宗教仪式。对印度人来说,宗教就是在家庭中遵行仪式,而不是庙里的盛典 —— 那是要在节日才举行的。虽然他们无法了解庙里的礼拜式,因为所用的是梵文,但偶像他们是了解的,有时把它当做人来对待—— 把它弄醒,给它穿衣,喂食,又咒骂它,然后又放它到床上睡觉。
—— 公众仪式之大者,是牺牲或供奉;私人仪式之大者,是净身。净身的仪式在印度人的生活中占时间甚多,因为印度宗教对于污染的畏惧等同于现代卫生学。

四、圣者与怀疑论者
1、圣者:印度宗教思想确认三种主要的入圣之路:
—— 惹那瑜伽(或译智慧瑜伽),即默想之道;
—— 行业瑜伽(或译行动瑜伽、劳动瑜伽),即行为之道;
——  跋谛瑜伽(或译拜神瑜伽),即仁爱之道。
而婆罗门僧人借着入圣四阶段的法律,包容了入圣的全部三种途径:
第一阶段 —— 年轻的婆罗门开始须做梵徒。立誓婚前守贞、虔敬、好学、真实,并且服侍师父;
第二阶段 —— 婚后(结婚须在18岁前)做个俗人,生子以照顾自己,敬事祖先。
第三阶段 —— 须和妻子退隐而过一种林居者的生活(现在甚少人实行),欣然地接受艰苦的遭际,并且限制性的关系到仅为着子嗣的限度。
第四阶段 —— 在老年时离开妻子,做一个弃世者,放弃一切财富、金钱和人际关系,所保留的仅是一张蔽身的羚羊皮、一根手杖和一葫芦解渴的水。必须每天用灰涂在身体上,经常饮用“五物”(牛奶、凝乳、清牛油、牛尿、牛粪),并且完全依靠施舍生活。
2、怀疑论者
在这一切的虔敬之中,有时也会听到刺耳的怀疑论调,那是和正常的、庄严的印度教语气颇不配合的。当然,印度在富有时,怀疑论者颇多,因为人类在兴旺时对于神最为怀疑,而苦恼时则对于神最为崇敬。
(1)《Shwasanved 奥义书》把神学的理论转化为四个命题:
—— 凡转世、神、天堂、地狱、世界等等皆属子虚乌有;
—— 凡传统宗教文字皆是夸诞愚昧之辈所作;
—— 创生自然与毁灭时间是一切事物的统治者,在予人快乐或悲愁时并不计较善恶;
—— 人们受惑于花言巧语,才去牢牢地攀附神明、庙宇和僧侣,实际上毗湿奴神和狗之间并无差别。
(2)那先比丘智答弥兰陀王的刁钻问题
(3)摩诃婆罗多》痛责怀疑者和无神论者,那些人否认灵魂的真实,轻视不朽。
(4)17世纪印度南部诗人维马拉,置疑苦行的隐士以及进香阶级等。

威尔·杜兰特:
值得注意的是,婆罗门僧侣运用威权也颇为审慎宽容,在异端之论或奇怪的神广得人心时,他们予以宽容,把它们吸收到印度教浩大的洞窟里。加一个或减少一个神在印度不会造成多大的差别。因此,印度社会里教派之间的敌对比较少,虽然印度教徒与回教徒之间颇有敌意。在印度也没有发生过宗教流血事件,除非是侵略者造成的。宗教歧视是随回教、基督教而被带入印度的。
在这纷杂有如森林的信仰之中,如要寻找印度信仰的共通点,那就是印度人实际上全体一致的对毗湿奴与湿婆的崇拜,对《吠陀经》、婆罗门僧侣、圣牛的崇敬,以及对《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的承认—— 承认它们不仅是文学性的史诗,且是民族的经典之一。有意思的是,今日印度的神与教条不是《吠陀经》里面的。在某种意义下,印度教代表了土著德拉威人的印度对于《吠陀经》时代雅利安人的胜利。由于征服、劫掠和贫困的结果,印度在身心双方都受到创伤,于是便从痛楚的、失败的尘世中逃脱,而向神话以及想象中易得的胜利里寻求托庇……佛教和斯多葛主义相似,仍属于一种奴隶的哲学。即使它是由王子所宣述道出的,它的意义是一切的欲望与挣扎,甚至是为着个人或国家自由的,都应该弃绝,而理想之所在则为一种无欲的静止状态。显然,印度那困人的炎热在这一项疲惫的哲学中是有其分量的。印度教延续了印度的削弱过程,其一贯的方式是经由阶级制度而把本身覊束于僧侣集团的永久奴役之下。它把诸神设想为不道德的,并且一连好多世纪维持了如活人牺牲与寡妇火殉等残酷的习俗,那是好多国家早已革除的。它把生命描述为必然是邪恶的,而使信徒的勇气破损,精神抑郁。它把一切地上的现象转为幻象,因此毁灭了自由与奴役、善与恶、腐败与改进之间的区别……印度宗教……已经退化为一种偶像崇拜和沿袭习俗的刻板仪式,形式便是一切,实质无足轻重。印度这个僧众跋扈、圣者为害的国家,在以一种清明活泼的渴望,等待它的文艺复兴、宗教改革与启蒙运动。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